援鄂专家防控中表现突出 拟升任苏北人民医院副院长


印度封国以防倒退21年 留学生:当地人戴口罩的不多

就病毒病总体而言,目前并没有特效药。王贵强在此前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只有少数的抗病毒药用于病毒性疾病,而且只是抑制了病毒复制,并没有清除。例如,乙肝病毒也是通过抗病毒、抑制病毒复制使病情稳定,去不了根。艾滋病也是一样,必须通过长期抗病毒治疗控制疾病进展。目前只有丙型肝炎通过抗病毒治疗可以治愈。

当下应如何实施疫情防控

董亚峰:建议可以自由出入,但做好实名登记的实时监控和记录。一旦发现问题,可以定点隔离、及时就医,同时也可以追溯流行病学史。建议用健康码取代各自小区门禁卡,健康码和个人的所有出行轨迹相连,可快速追踪到潜在的患者。

科技日报记者就此联系了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感染科主任张文宏教授,3月27日,张文宏教授回应科技日报:“保持警惕,防控措施要紧,但是方向与第一阶段有不同。”

此外,就实行全国封锁措施,莫迪还寻求民众理解:“实施封锁是很艰难的决定,但是我别无选择”,“我寻求原谅……我相信你们一定会原谅我,你们经历了这么多的麻烦。有些人会说这是怎样的总理,但现在是特殊情况。你们是经历了一些问题,我理解,但是没有其他办法来对抗这种新冠病毒。”莫迪说:“这是一场生死之战。”

董亚峰:建议继续停开。防止大规模聚集可能导致的点的暴发。

3)、无症状病毒携带者:已经证实新冠病毒的携带者有不发病,没有任何高烧、肺炎等临床症状的,这些人不排除可能存在。

科技日报:是不是全国人民仍应该减少出门,不聚集?

美国堪萨斯大学医学院教授董亚峰认为,“只需严防输入”的观点是片面的。他解释,目前疫情防控确实是要重点防控“输入型病例”。但二次疫情复发仍然可能由以下情况的国内患者引发: